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隨筆

2007年06月02日 23:19

昨晚手癢亂點東西來看,發現了我最近真的是越活心胸越狹隘。被雙人團體的衍生閃到眼睛還真不是普通的痛的,嗯...痛在心裡。
其實文章也不是突出到能撼動到我,甚至我根本就沒有把文章看完,但就只是因為是寫實題材,能夠恣肆地透露出那種、我們是天命不可違的氛圍。至於自己反倒就是那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而很狠的被刺痛了。
唉...好像笨蛋,那麼認真幹什麼= =||| 每次都週期性的發這種神經orz

天氣悶熱得讓人昏昏沉沉的,看著厚厚的課本讓人心情更加的不好啊!地球果然壞掉了(明明就是你腦袋壞了)

下面是一邊玩樂一邊寫的隨筆,很普通啦我知道(汗)反正我這個人就是不放出來一點東西就不會繼續下去的白目個性,寫這種小東西的意思就是叫我自己加油一點(倒)

源自於某個傢伙的日記這樣。
5:01(滝昴)


凌晨5:01

東京的天空微微泛光,提醒著一天的開始,他想著,『啊、天要亮了,該出發了。』

其實還有些昏昏欲睡,源自昨晚硬是看完了拖了很久的電影DVD。
隨手撈起了壓在枕頭下的手機,熟練地發了封メール,即使知道對方應該還在睡夢中,還是下意識的,報備行程。

『今天會到京都取材,有機會在大阪見上一面嗎?』

或許是對綿軟軟的床還有所依戀,在信件傳送出去的瞬間腦海浮現的是那個人可愛的睡顏,他熟睡的時候很安靜,安靜得不會發出一點聲息,就好像漸漸會變得透明一樣,一定是他常常散發出的那種不安、又惹人憐愛的氣息才會讓自己有這種荒繆的想像吧。


5:30

梳洗完畢後發現放在桌上的手機來電震動著,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有些意外這麼早的時間怎麼會有回應,輕聲輕語地開口,「吵醒你了?」
「嗯…也不是啦。」黏糊糊的聲音答道,一聽就知道還沒清醒。
「怎麼了嗎?」
「今天…要去東京,所以也要早起…。」有些賭氣似的口吻,甚至可以猜想到他是怎麼樣鼓著雙頰說話的,「所以、見不到面了。」
「這樣啊,真是不巧呢,我到了關西你卻跑來關東了…。」有些懊惱自己這麼不經思考的要求見面,換來了讓人不甚愉快的無奈。

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下來。

「抱歉。」彷彿看見了在沉默之中的落寞表情,只能用道歉來做結。
「說什麼傻話啊你!」對方提高了音量,透過傳聲器而變得刺耳,「你以為我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嗎?」
「不、我只是…」
「還是以為我會馬上哭著說我想見你?」
「我知道你不會的。」瞥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經完全的轉亮,穿透了厚重的玻璃窗,「因為想見你的是我啊。」

「你很討厭、超級讓人討厭。」微微顫抖的聲線,說不定已經是極限了。
深知再繼續講下去一定會影響心情,意示對方自己應該動身出門了。

「工作加油。」濃濃的鼻音混著有些含糊的語氣,即使早就脫離可以任性裝可愛的年紀了,在他身上卻從來沒什麼違和感。
「嗯、你也是。」


5:40

『我出門了。』
很多時候,現實的無奈已經變得這麼的不可抗拒,這麼的如影隨形了。













嗯...好像也沒有很悲慘耶(惑) 我最近太歡樂了嗎?
而且怎麼會短成這樣又這麼沒劇情性!(滾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me0315.blog71.fc2.com/tb.php/12-dcbfc58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