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撐傘

2010年08月02日 04:09

真的是急逼逼的在寫.......

而且還要在又出大事(?)之前丟出來先下手為強(噗)


庚心十題指定 最容易的一題
正好結合時事XD


很矯情這種事我知道啦(垂淚)


 撐傘



  雨聲滴滴答答的打在玻璃上,忽輕忽重,不規律的聲響吵醒了,睡夢中的人。
  韓庚睜開了眼,室內一片暗,只有倚立在窗外的那盞昏黃路燈透進來的微光,就那麼湊巧地,為躺在他身邊的側顏上,映出了一絲晶亮。



  希蜷著身體,安安靜靜的熟睡著,希睡著的時候,像貓一樣,一絲聲響也沒有,總會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探探他的鼻息。韓庚正要伸手,又想起了希的淺眠,這樣的動作一定會驚醒他,便硬生生的止住了手。



  一想起幾個小時前接起電話的瞬間,心裡還是些許地發顫,他們大半年沒見了,本以為還會繼續不見,但電話的那一頭,傳來和自己這邊一樣的雨聲,以及希緩緩的低語,「韓庚…我想見你…」




  這半年來他沒有一刻不忙碌,思念與懷念這樣的事,似乎被自己拋得很遠很遠,只是很偶爾的想起,希泛紅的眼睛和一夜的沉默無語。



  曾經鬧得沸沸揚揚,報導金希的憂鬱症和日日夜夜的哭泣,他沒有勇氣開口詢問,那究竟是個怎麼樣的過程,那些自己不在身邊的日子,希是如何的與寂寞為伍。


  然而,希居然就這樣的到了北京,以他一如往常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的溫柔乖順的姿態躺在自己的床上,即使身邊傳來皮膚相貼的熱度、伸手就能擁抱的距離,如夢一般的不踏實感仍然讓韓庚一陣心慌。



  韓庚深深的吸了口氣,是怎麼也無法入睡了,輕手輕腳的想跨下床。




  「怎麼了?」身邊傳來了輕聲的詢問,是尚未清醒的沙啞嗓音。

  韓庚回頭,對上了希有些不安的表情,安慰似地捏了捏他的掌心說道,「沒什麼,被雨聲吵醒,想去抽根菸,你繼續睡吧。」


  「雨沒有停啊…」像是細小的抱怨,希扁了扁嘴爬了起來,「別抽菸了…」


  這一來一往之間,希也全然的清醒了。


  「我是真的想見你,才到這裡的…」希看了韓庚一眼,又把臉埋進雙膝之間,悶悶的說道,「真的是快瘋了…」


  韓庚聽著,心裡一陣酸澀,他以為自己放棄過去的一切,放開那七年間的朝朝暮暮,此後獨自行走,便是無牽無掛,一路通達。但他終究是錯估了希的一往情深,也錯估了自己的心,卻是無路可退。


  韓庚捧起希的臉,低頭吻住他因為壓抑著情緒而發顫的唇瓣,舌尖在他豐厚的下唇留連,希緊閉著眼,甜蜜與悲傷的聚合把他渾身的力氣都抽乾,綿綿軟軟的承受著這溫柔的親吻,有淚水落了下來,像是外頭的雨,要把心都滴穿似的。



  「我們出去走走好嗎?」韓庚拉起了希,轉身在他的色衣櫃裡翻了件薄外套讓希套上,「帶你看看我住的城市吧。」


  大半夜的街道上一片漆,兩個人擠在同一隻傘底下,整個世界安安靜靜,只有雨打在傘上的聲音、彼此的腳步聲,以及叫囂著命運的心跳聲。


  記得幾年前,也是這樣下著雨的午夜,韓庚一個人為希慶祝生日,然後兩人相扣著十指走回宿舍;隔一年的雨季,韓庚順著希任性的要求,背著他在濕滑的東京街頭漫步,彷彿打在身上的細雨,都飄散著幸福的氣味。


  雨夜和他們,似乎特別的有緣份。


  也許是異國不熟悉的氛圍,希有些膽怯,低著頭跟著韓庚的步伐,小心翼翼地抓住了韓庚的衣角。

  彼此都不是什麼浪漫的人,這樣的約會也不過是遂著自己心意,韓庚看見希這樣細小的反應,抿著唇低低地笑了。


  突然地湧現出了很多很多的感情,多久沒有感受到這樣劇烈的心動了,這半年多來的每句話、每個步伐都是精心的考量,彷彿理智已經主導了他的整個靈魂,然而希的一個動作和眼神,便輕易地將自己拉回了那樣不計後果,單純熱情的樣貌。

  拉了希往騎樓下走去,丟了手中的傘就是一陣親吻,韓庚癡纏地壓著希的肩頭不讓他掙脫,即使看見了希明亮的大眼裡露出了驚慌,也不想放手。

  那並不是什麼溫柔美好的吻,希覺得靠在冷硬的牆上肩胛骨隱隱作痛,韓庚的粗暴深入幾乎令他窒息,可他看見韓庚眉宇之間的絕望和苦楚,就怎麼也不忍心推開他。



  「喂…大街上耶!別以為這是你的地盤就這麼囂張啊!」趁著韓庚的吻滑向耳際的時候,希抱怨著,韓庚瞥了他一眼,像是沒聽到似的往希細白的頸子啃去,「呀!我還要拍戲耶!」


  「不管…」臉埋在希的頸窩裡,韓庚孩子氣地悶聲說道。

  希忽然地覺得一陣好笑,抬手輕輕拍著韓庚的背,像是安慰孩子似的,「既然這樣…幹麻帶我出來嘛…」

  希就這麼死死地被韓庚抱著,他覺得韓庚要是再用力一分,自己就要碎在他懷裡了,他看見韓庚的右肩上一片雨漬,濕淋淋的,於是艱難地抬起手,在他的右肩上細細摩娑。


  「天要亮了吶…」遠處的天色透著些許灰白,就像是他們現在慘澹的心情一般,「我得走了啊…」



  天一亮,夢就結束了。



  「不要走…」韓庚自己也沒了底氣,小聲的鬧著彆扭,像隻落水的大狗似的。

  「怎麼了啊…這種話應該是我來說比較適合的吧。」希笑了笑,反倒覺得心裡輕鬆了,痛苦的時候瘋狂的痛苦著,該回到現實到時候卻又比誰都還要有決斷力。


  「你不會的…」韓庚抬眼,是要把人看穿的犀利眼神,「挽留我的話,你一次也沒說過。」



  打從開口對希説了自己的決定,希沒有一句反對,就連說著再見、別再相見的時候,也是帶著淺淺的笑意,一如平常的美麗,韓庚只能從網路上看到那些希獨自心傷的流言蜚語,面對面的時候,希就會堅強得讓人咬牙切齒,甚至讓人懷疑,希脆弱的、依的面貌,是否只是自己虛妄的想像。



  「是啊…因為我比誰都清楚,你是不會停下來的啊…」希有些失神地用柔軟的指腹,輕輕碰觸著韓庚的面頰、鼻翼,以及唇角,然後揉著他揪緊的眉心。

  「我們都是自私又貪心的人哪…」希笑了笑,眼裡又恢復了一片明亮,「我們要的不只是讓唯一的那個人記住就好,而是希望被千千萬萬的人記住。」



  「韓庚啊…說說話啊,然後送我回去吧。」希搖了搖韓庚的手臂,撒嬌般的語氣。


  韓庚心想,你要我説什麼好?非得在明知兩情相的時候,承認這樣的愛情必定要死去?他們的時間太少太少,少的連整理一段糾纏的時間都沒有。


  希撿起被韓庚丟在地上的傘,輕輕甩了甩,水漬隨著他的動作滑了出去,希把傘放到韓庚手裡,邁開了步伐向雨中走去。

  韓庚急急地跟了上去,為希撐著傘,生怕他被雨水打濕。


  「韓庚啊…我説了是因為想見你了才來的,見到你,也就開心了…」希捏了捏韓庚撐傘的那隻手臂,有著想提醒他自己要訴說一場剖白的意味,「今天以後,也許又要很久很久不會見面了…如果之後你也想見我,就告訴我,如果哪一天,你遇到了比起我還要更加喜歡的人…」


  韓庚聽到這裡,倏然地轉過頭瞪了希一眼,「金希你閉嘴!」


  「這是我想了很久的台詞,讓我說完。」希搖了搖頭繼續開口,只是語氣了有了哽咽,「如果那個人,比起我能夠陪著你更加長長久久…那麼也告訴我一聲,讓我好好的忘記你。」


  韓庚突然的就感到害怕了,如果有一天,他的名聲、地位都走到了盡頭,連他的愛情也成了一場虛空,轉過頭,那個自己最喜歡的人,也不知道被遺落在哪段過程的時候,這場人生如戲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我還沒有堅強到,能夠放棄你。」韓庚側過臉,用中文低聲在希耳邊說著。

  希疑惑的看著他,表情可愛的像個洋娃娃。



  「那麼我說,如果,在很久以後,我發現沒有比你更好的人了,經過了那麼多年我最喜歡的依然是你的話……你願不願意跟我走?」



  韓庚的韓語仍然有些喀喀巴巴的不流暢,但聽在希耳裡,他知道這已經是這個不善於用言語表達的男人最為深情的情話了,這不禁讓希一瞬地呆滯。



  「呵呵…也許吧…」希故作姿態的推了韓庚一下,掩飾著自己的尷尬和雙頰泛紅的熱度,「嗯…那時候你應該很有錢,要紅色的跑車跟中國大餐才跟你走。」




***




  韓庚把車開到了飯店門口,看著希緩步離開,希腳邊踩出的水花,就好像踩在自己心臟上頭一樣,狠狠作痛。

  印象中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仔仔細細地感受到,希的一個人背影,是那麼樣寂寞。如果這是場註定避不了的磨難,也只能讓時間證明,他們的未來還在遙遠的那一頭。


  韓庚想起方才在車內,希抽著面紙一邊擦拭著自己被雨淋濕了的右肩,一邊鼓著腮幫子說,「吶、你可不可以答應我…永遠都不要,再為別人淋濕肩膀。」


  希話一説完像是逃避什麼似的,馬上開了車門跳下了車。


  韓庚視線離開了那個頭也不回的背影,低下頭靠在方向盤上,雙手捂住胸口的姿勢像是想要留住,兩人臨別擁抱的熱度。
  



  他輕聲地,用綿軟的韓文說道,「好…我答應你。」







撐傘個鬼啊...............傘是拿來丟的吧(摔鍵盤)

韓庚話好像比較少是因為還是覺得庚哥韓文很爛(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me0315.blog71.fc2.com/tb.php/463-12d8bc4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