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好久不見,一切安好

2016年01月04日 14:05


被跨控炸出來的
我真的沒想過這輩子還能見到這個組合

自從寫完最後一本瀧昴,大概6.7年沒寫J禁了,覺得近鄉情怯(抖)
瀧昴小短篇,獻給黃金時代的夥伴們

東の滝沢 X 西の渋谷


    好久不見,一切安好


  渋谷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落坐,午後陽光斜斜地從大面玻璃照進來,溫和愜意。

  這間臨近海岸的家庭咖啡館,當時他們都非常喜歡,只要有假日或者附近的外景工作,便會造訪。這兒的咖啡香濃醇郁,上頭還會有漂亮的拉花,渋谷總是盯著直到奶泡都要消失了才依依不捨地動口喝它。

  約莫十多年沒再來過這間咖啡館了,當時的年輕老闆娘,已經成了中年婦人,孩子也會在裡頭幫忙洗碗盤了。

  時光在他不留心的時候,竟已面目全非。

  他下意識地搓了搓手背,上頭的青紫已經淺到幾乎看不見了,像是未消的瘀青似的,只有他自己明白,那確實是一道經年的瘀痕,只是傷的地方不在手背上罷了。


  「抱歉、我來晚了。」來人輕輕在桌面上點了點,喚醒渋谷漂流的意識。

  渋谷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和約定的時間分毫不差,他笑著搖了搖頭,招呼對方坐下,「時間是剛好的,是我早到了。」

  「你點吧。」渋谷把一直沒打開的菜單推了過去,要他理解這些畫得紅紅綠綠的菜單,簡直是要了他的命,點菜這種事情向來都是交給對方做的。

  「喝苦咖啡你會胃痛的吧,那麼就、兩杯熱拿鐵,一份原味鬆餅吧。」男人露出恰到好處的笑容,溫柔得讓渋谷無法拒絕。他並沒有向他說過,如今他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即使一天喝上兩杯美式咖啡也不會再胃痛了。


  瀧澤秀明一直是這樣溫柔得恰到好處的男人。

  光是知道他還記得這些點滴小事,就足以讓渋谷感到心口發燙。



  剛要出門的時候,村上正好來了電話,渋谷順口就對他說了,正要赴瀧澤的約,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只是剛好自己在東京,兩人也沒有工作,僅此而已。

  村上的語氣中有些驚訝和擔心,甚至問了需不需要陪同。渋谷也只是開著玩笑說,「原來我跟瀧澤之間已經生疏到,一起出去都會讓你驚訝的程度了啊。」

  這是個避重就輕的應付,他當然知道村上擔心什麼。不過是擔心他,還會哭泣罷了。

  他和瀧澤纏纏繞繞的曖昧,拖過了那麼多年,渋谷甚至不清楚自己和瀧澤,算不算是交往,又算不算是分手。

  即便是有過擁抱和接吻,或者更多情人間的舉動,可他偶爾會想,在他面前的是瀧澤,那麼溫柔、那麼貼心的瀧澤秀明,一切會不會只能算是,情不自禁。


  「昴…你怎麼了嗎?」瀧澤伸手輕輕握住渋谷的指尖,對渋谷心不在焉的狀態露出擔心的神色。

  他金褐色的頭髮沒有刻意造型,軟軟地貼在頰邊,隨著細微的動作閃動著,金燦燦的光。

  在渋谷眼中,瀧澤身上是有光的,那道光打從他踏入這個世界,便一直在他眼前引領著他,不消不滅。

  從前他太渴望那道光了,所以走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昨天晚上沒睡好,東京太冷了啊很難入睡呢。」

  渋谷咧了咧嘴角,匆匆敷衍過去,隨後便細細碎碎地與瀧澤聊著,從前的回憶、最近的工作,朋友似的。


  ***


  「昴比較喜歡海邊吧,每次約你爬山,就是找藉口推掉。」

  瀧澤的車沿著濱海公路開著,冬季的海風瑟瑟吹來,刺骨地寒冷。

  瀧澤原先是不願意就這麼吹著海風的,只是渋谷說,若是聞不到帶著腥鹹的海味,也就算不上來海邊了。

  渋谷難得的堅持,他也只好盯著渋谷把外套穿上了,這才把車窗開了個小縫。

  「京都的山,還是每年都去嗎?」渋谷隨口問著。

  記得有一回天還未亮,瀧澤一臉興奮地到了他的住所,說想一起去鞍馬山登山參拜,那時瀧澤剛接了大河劇的角色,連說話都帶著一股古人味。

  可惜渋谷實在討厭登山這種運動,除了出汗根本感受不到沿途有什麼風景宜人,他望著綿延而上的石階,扁著嘴對瀧澤說,若是走不動了,就讓他背著下山。

  當時可以輕鬆說出口的玩笑,現在想來都覺得奢侈。


  「前幾年還是會去的,當作是放鬆心情,只是近幾年忽然覺得,過去的事情大概就是過去了,即使年年都去鞍馬山,看一樣的景色,離當初的感覺還是越來越遠。」瀧澤的話語帶著幾分苦澀與不甘,氣氛隨之凝結。

  瀧澤把車停靠在路邊,倆人好一會兒沒有開口,流竄在彼此之間的只有海浪沉重的拍擊聲,一下一下,像是撞在心尖上。渋谷極其不會消化這種狀況,他覺得自己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我是怎麼會…離你越來越遠的呢?」瀧澤的頭低低地垂了下來,他像是極力克制著情緒,連握在方向盤上的手都顫抖著。

  「タッキー…」渋谷乾澀地喚了聲,他不確定瀧澤是不是哭了,可他總歸是知道,自己的淚一定是先一步掉下來的。

  瀧澤秀明一直是個太過堅強的男人,他沒有任何一刻在人前昭示他的脆弱,他一直是那道光,不曾昏暗;不曾在誰面前,袒露出無助。

  瀧澤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用手臂快速在臉上抹了一下,再抬起臉的時候,眼底已經斂去了那些不安和失控,只剩下一抹還未散去的悲傷,「約你出來,卻害你一點也不開心。」

  他抬起手,用指腹碰了碰掛在渋谷頰上的淚痕,「昴、是我的錯,你不要哭。」


  「沒有誰會願意停下來的,無論是你還是我…」渋谷垂著眼眸輕聲說道,他並沒有料想到今天的邀約會演變成這樣,就像斬斷了多年來岌岌可危的繩索,可是眼前卻一片豁然清明,走到如今這步,可以說得上是死地而後生了。

  「只要我們偶爾回過頭,發現對方也還在,對我來說也就足夠了,我總會跟你說聲…」渋谷趨上前,溫熱地唇輕擦過瀧澤的頰邊,伴隨著他話語裡的熱度,燃燒出一點塵埃落定的意味,「好久不見,我最近很好。」



  渋谷的眼神明亮,像是裝著海平面上剛升起的初星。
  在許多年前,他無所顧忌,覺得這歲歲年年太過漫長,覺得大把青春便是用來揮霍,覺得他們會永遠在一起。

  那個時候,瀧澤曾經拉著他的手,一眨不眨地望著他的眉眼說,「昴的名字是星星吧,那一定是,你的眼睛裡裝著星星的緣故。」




END






所以說多年不寫,我的模式還是一樣啊
要下跪嗎大頭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me0315.blog71.fc2.com/tb.php/551-1fb7cab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の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